谢阳举:全面实施国家跨学科发展战略

undefined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谢阳举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陆航 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两会现场讯(记者 陆航)人类科学创新已经进入跨学科研究新时代。经济全球化中凸显出许多跨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跨国界、跨地区的宏大问题,诸如环境保护、健康医疗、知识工程、文化冲突、防恐反恐等等。此外,人工智能、信息技术提供了革命性的工具与交流手段,使跨学科研究成为可能。社会科学是社会体系的血肉,社科缺席或不充分的科学只能是半个科学’”。 一见到记者,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谢阳举就谈起自己这次的两会提案。

跨学科研究成为现代科学研究的新型模式,可以说跨学科是对晚近形成的科学研究观念和习惯范式的革命。近10余年来,诺贝尔奖有百分之四十以上是授予新型交叉和跨学科研究者的。谢阳举介绍,半个多世纪来世界各国竞相实施各种跨学科研究战略及规划并已经取得巨大成就。

法国捷足先登,1970年第一次国际交叉学科会议在法国尼斯举行。1983年法国出版跨学科研究丛书《高等研究》。1987年法国巴黎出现了著名的非营利性组织国际跨学科研究中心CIRET)。1994CIRET组织了第一次世界跨学科大会,会上颁行了跨学科章程

法国跨学科研究的兴盛也表现在国家的重视上。谢阳举委员说,20世纪90年代以来,法国从战略上推进人文社会科学内部、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跨学科研究,表现在: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适时成立了跨学科研究指导与协调办公室,并鼓励人文与社会科学部研究机构从单一学科向混合机构转变;同时增加跨学科研究课题的范围和数量。法国国家科研中心20005月公布的5年跨学科研究计划,包括生命科学、信息科学、环境科学等6个领域。国家科研中心和法国各部委、企业进行合作或受委托开展跨学科研究。2003年初,法国研究部和国家科研中心推出了名为“人文社会科学中的综合系统”的跨学科研究计划。

谢阳举委员告诉记者,二战后美国在世界上承当起诸多国际义务,这为其跨学科研究带来了机会,美国高校从战后一直以强劲的资助和宽松的氛围对待创造性的跨学科研究,在环境、信息技术、教育等领域保持领先地位。除了国家支持的研究机构和大学外,美国的企业、基金会、思想库也支持了大量的跨学科项目。美国目前有许多关注整体性、综合性研究的非政府组织机构,美国的太空工程、信息高速公路、基因工程、族群研究、环境保护工程等的巨大成就都是跨学科研究的成功例证。

“我国对跨学科动向关注比较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19854月我国召开了首届交叉科学学术讨论会。当前跨学科观念远没有成为国家战略和科学发展战略,哲学社会科学实力和影响滞后于自然科学。到目前为止,我国在跨学科国家战略、决策、教育改革,实质性的跨学科研究活动、研究组织程度、资金投入、跨学科学科点建设与布局等方面都存在大量工作亟待追赶超越。谢阳举委员建议我国需要奋起直追,全面实施国家跨学科发展战略。

“完整的科学是社会的动力和保障,中国的现代发展和提升最迫切需要的是哲学社会科学知识的发挥和应用。”为此,谢阳举建议:国家有关部门组织力量研究制定国家跨学科发展战略,实施关键性步骤,例如:(1)改革高等教育,在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中渗透跨学科理念、价值观和方法论,引导和培育跨学科意识;各有实力的大学、科研机构从内部积极推动跨学科实践,教育部引导建设跨学科的重点学科机构;(2)发改委、财政部加大资金投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社会科学基金从项目上加大跨学科研究资助;(3)各部位、地方政府主动推动跨学科研究的立项、组织和实施。

原文链接:http://www.cssn.cn/gd/gd_rwxb/gd_mzgz_1683/201803/t20180308_386984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