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学的英国“摆渡人”

西安市民中很少有人知道:有一位英国人每天跟他们一起挤311路公交车,并在车上偷听偷学陕西关中方言。

他就是中国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副教授罗宾·吉尔班克。10年里,罗宾向欧美陆续翻译超过150万汉字的中国文学作品。

临近春节,学校已放寒假,不过罗宾每天仍会去办公室,和学院院长胡宗锋一起工作8小时,翻译近5000个汉字。罗宾说他在中国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所在。

罗宾与西安的缘分始于2008年。当时,罗宾对西安的印象只有兵马俑,至于兵马俑背后的历史,他并不太了解。

 在中国老师的介绍下,我来到西大应聘,突然就爱上了这里。罗宾说,陕西人特别热情、友善,而且说着好几种方言,这和他的家乡北约克郡日常生活中说方言而不讲标准英语非常类似。

罗宾毕业于威尔士阿伯里斯特维斯大学。被中国传统文化深深吸引后,罗宾开始阅读英文版的《诗经》等经典。同时,他发现陕西的关中方言中有许多表述都来自古代汉语,这更增添了他研究陕西方言的兴趣。

 陕西话与英语中很多表述相近,比如陕西话把妻子称呼为屋里头的’,英语里也有‘her indoors’(家内)罗宾说,“不要觉得方言都很土,比如陕西话中的’,意思是特别好’,《诗经·陈风·月出》中就有佼人嫽兮’,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美人多漂亮啊’!”

20世纪90年代,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陈忠实的《白鹿原》等陕西文学作品的诞生,也使陕西作家群在中国文坛中占有重要位置。因为这些作品中有大量的陕西方言,如何将方言译成能为英美读者接受的英语,一直是陕西文学走向世界的主要瓶颈

为突破这一瓶颈”,罗宾除了每天坚持坐公交车通勤之外,还跟着胡宗锋一起到陕南、关中和陕北等不同地区采风、调研,体验当地人的生活,甚至参加当地人的红白喜事。罗宾说,通过游历,他对陕西乃至中国文学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利用偶尔回乡的机会,罗宾找到了位于北约克郡的山谷出版社。此前在英国市场叫座的中国读物,基本上只是名人回忆录,普通英国人较为熟悉的中国作家只有张爱玲等。

罗宾说,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互联网技术的高度发达,英国人现在更渴望通过阅读中国小说来了解一个更加立体的中国。

20175,山谷出版社一口气买下贾平凹、红柯等7位中国作家的7部当代中国小说在全球范围内所有形式出版物的英文版权。目前,这套《陕西故事》中的3部英文版小说已经出版,剩下的作品也将在今年陆续与英国读者见面。

 目前销量在英国非常不错。罗宾说,陕西作家的作品在英国出版后,BBC都要求通过他联系原作者进行专访。我妈妈现在简直已经成叶广芩的粉丝了。叶老师的作品关注生态和环保,比如《老虎大福》,还有关于大熊猫的故事。她现在在英国也有很多粉丝。

2010年与胡宗锋合作翻译的贾平凹作品《黑氏》登上美国《新文学》杂志开始算起,罗宾与胡宗锋携手翻译的中国小说作品已经超过30部。除了译著外,罗宾还准备在2018年出版两部中英文双语作品:《探究中国》和《罗宾眼中的陕西》。

 我的首要原则,是希望能让更多欧美人读懂中国小说。让更多英国人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罗宾说。

新华社:http://www.xinhuanet.com/mrdx/2018-02/05/c_136949421.htm

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130/c403992-29796145.html

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lit.cssn.cn/wx/wx_zjft/201802/t20180201_3837173.shtml

华商网:http://news.hsw.cn/system/2018/0130/954916.shtml

新浪网:http://book.sina.com.cn/news/b/2015-06-04/1534745951.shtml